日本“罪舰”起死回生?
1942年6月6日,“加贺”号航母被美军舰载机击沉,这艘偷袭过珍珠港,同时也是日本海军侵华“罪魁”顿时灰飞烟灭。75年后的今天,“加贺”号起死回生,在横滨矶子造船厂举行了隆重的新舰交付和授旗仪式。日本海上自卫队复活了这艘血债累累的航母舰名,背后有其深意。

“加贺”号重生 变身亚洲最大直升机航母

    不少人知道“加贺”号航母,源自其参加了珍珠港偷袭。其实,“加贺”号早在1932年就犯下了滔天罪行,那一年, “加贺”号派遣舰载机轰炸了中国的苏州和杭州,并且在随后的侵华战争中,多次轰炸中国。可见,用这样一个对中美及东南亚人民欠下累累血债的航母舰名命名新舰,日本严重损伤了中国的感情。

    从舰种的角度来讲,尽管“加贺”号仍是直升机护卫舰,但其很可能是日本在舆论上为航母复活试水。而从军队传统来讲,日本海自正越来越突出自己与旧日本海军的联系,而在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抬头与复活。

    “日向”级的吨位是参照中型直升机制定的,“出云”级的吨位则是参照大中型直升机或MV22这类新型平台制定的。因此,随着MV22这类平台的不断完善及需求增加,并不排除海自建造比“出云”级更大的“直升机护卫舰”,届时包括“赤城”、“翔鹤”、“瑞鹤”、“飞龙”这类有特殊含义的航母舰名或将接连在海自复活(“苍龙”号已作为海自首艘AIP潜艇“复活”)。

点击看大图

   “加贺”号的正式服役标志着日本海上自卫队(以下简称“海自”)联合舰队的4个护卫队群分别拥有1艘直升机航母作为旗舰,也意味着海自本世纪头20年4个最重要的舰艇发展项目——出云级直升机母舰、爱宕级防空驱逐舰、通用型驱逐舰和苍龙级AIP潜艇全部取得突破性进展,海自新一代主战舰艇阵容悄然成形。

    有资料显示,“加贺”号基准排水量19500吨,满载排水量26000吨,全长248米,飞行甲板最宽处38米(不含升降机),高23.5 米,吃水7.1米,配备4台双轴推进、可变螺旋桨LM2500燃气轮机(COGAG)。“加贺”号燃气轮机输出功率可达11.2万马力,最高航速30节。 “加贺”号可搭载7架SH-60J/K型警戒直升机,以及2架MCH-101扫雷/运输直升机,编制员额约520人(含司令部50人、女性队员90人)

    “加贺”号共设8层甲板,飞行甲板(即第1甲板)之下的第2甲板是舰艇作战指挥中枢,指挥控制中心就位于此,直升机机库则占据了第3到第5 甲板的大部。第5甲板左舷设有飞行控制室和停船装置。位于直升机停放甲板下面的第6甲板称为应急甲板,甲板中部设有操作室兼应急指挥所,旁边是大型食堂。第8甲板是“加贺”号的最底层,这层除了有机械室和发电机室外,还有航空燃料库和仓库,由于该舰兼有补给功能,仓库里堆满了各种燃料罐和淡水储存罐。

    “加贺”号的舰载武器可以用“寒碜”来形容,只装备了2部11联装“拉姆”近程导弹防御装置、2部20毫米“密集阵”近程防御系统。这样的配置根本无法单独遂行防空和反潜战,目的是腾出空间以最大限度保障航空功能的运用、追求制空权。

    该舰可确保7架SH-60J型反潜直升机和2架MCH-101救援运输直升机,最多可搭载14架各型直升机。直通型飞行甲板长度为245 米,面积是日向级的1.5倍。舰岛左前方有一部隐藏式升降机(长20米、宽13米),舰岛后方右舷侧面有一部甲板式升降机(长15米、宽14米)。

    相关报道:日“加贺”号战舰提升反潜能力 或成真正航母

               美媒称日本“准航母”令邻国不安 唤起沉痛记忆

               从“加贺”号“准航母”看日本在海上的军事野心

               日本要把“准航母”改成真航母,没那么容易

               专家:日本在南海替美国出头 扰乱中国和平建设

防卫费连增5年 扩军成安倍首要目的

    日本2017年度预算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获得通过,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度防卫相关费用达到5.1251万亿日元(约合456.1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军事专家曹卫东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这说明安倍政府将军事扩张作为首要工作目标,不断扩充军事进攻能力和综合军力。

    《日本经济新闻》28日报道指出,日本2017年度防卫相关费用比2016年度增加1.4%(710亿日元),连续5年增长。在2017年度最初预算中,日本自卫队舰艇和飞机的修缮费增长分明,达到了2065亿日元。

    为了强化弹道导弹拦截体系,日本计划将“爱国者-3”地空导弹的防御范围增至2倍,该系统的改进费用也加入了防卫费预算中。同时,该防卫预算也计入了美日共同研发中的标准-3 Block2A反导导弹的相关费用。

    针对东海海域防卫,日本将建造新型潜艇,同时将推进研发岸舰导弹,同时规划部署于冲绳县的03式中程地空导弹的升级费用也计入防卫费预算案。

    谈到日本防卫费连续5年增长的问题,曹卫东表示,安倍执政以来,在日本经济发展并不是很好的情况下,防卫费仍在不断增加,说明安倍政府将军事扩张作为首要工作目的,不断扩充军事进攻能力和综合军力。

    “日本急于向远处扩张军力,目前来看,它打算将南海作为扩张的第一个目标点。”曹卫东表示,日本近来在南海动作不断,除了海上自卫队最大战舰“出云”号5 月将造访南海外,日本政府还以“出租”的名义,向菲律宾提供了5架海上自卫队的TC-90教练机,日本此举正是想通过军事上的往来加强与南海周边国家的关系。

    相关报道:安倍懒理地价门强推预算案 被指为实现“强军梦”

               日本不遗余力加强对离岛控制 安倍野心越来越露骨

               日本欲尾随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 有何意图?

               强调面临威胁 日本欲“解禁”攻击敌方基地能力

               日本“海军陆战队”成军在即,不只是登岛

安倍政府为军国主义教育开绿灯

    复古主义的“爱国教育”政策陆续出台,令人不由得纳闷政府接下来又要做什么。

  在日本中学体育的新学习指导要领中,在武道的选项中加入了“刺枪术”。“刺枪术”是旧日本军的训练项目,舆论对此批判声音高涨。新潟县知事米山隆一在推特上表示:“‘刺枪术’与时代不符,让人觉得恐怖。”

  现在练习“刺枪术”的人90%是自卫官。熟悉自卫队情况的记者布施祐仁指出:“这明显是有政治力量在发挥作用,应该是考虑了要确保自卫官退役后的去向。其背后有这种意图:将退役的自卫官输送至教育一线,有利于确保将来的自卫队员培养。”

  更严重的是,上月底的内阁会议确定,不否定将《教育敕语》作为教材使用。

  尽管加上了“在不违反宪法和《教育基本法》的形式下”这一注释,但《教育敕语》与战前战时的军国主义教育有关,且在日本战败后不久就被国会以“损害基本人权”为由遭到排除而失效。仅凭内阁会议决定就颠覆之前的决断,这种政治手法本身有问题。

  因使用《教育敕语》最近吸引关注的是森友学园的塚本幼儿园,该幼儿园让幼童背诵《教育敕语》。为什么这家幼儿园会采取如此异样的教育方式呢?

    森友学园学校法人笼池泰典不久前在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举行了记者会,意图转移各国媒体视线,从而促使与此有牵连的保守政客得以蒙混过关,而被《特定秘密保护法》掐住脖子的日本媒体,看上去也算是穷心尽智了。实际上,被各方媒体反复提及的“右翼”关键词和一系列右翼言论,已经不是涌动汇聚的“暗流”。明目张胆歪曲历史的书籍,在国民的不知不觉中酝酿了不良的社会氛围,而背后是成员广泛存在于不同年龄层、职业和性别人群中的右翼组织。

  从关系上讲,战后右翼中的绝大多数是战前右翼的因袭。战后右翼的一个重要政治诉求,是反对雅尔塔-波茨坦体制,认为其破坏了日本国家“精神”特质的历史传统。稻田朋美借森友幼儿园事件,宣称“应该恢复《教育敕语》的核心精神”,使日本成为“道义国家”。

  回顾近现代日本历史,明治政府将德川时代武家和武士对藩主的“忠”,置换为对天皇的“忠”,且一并配合了所谓“四民平等”。完成这种变换的正是《教育敕语》。1890年刊发的《教育敕语》,唱和万世一系皇室崇拜,并以此确定了国民教化指针。

  可以说,明治维新以来以古代天皇制为出发点的“国体”这种古代思想的产物,导致产生了明治宪法、《教育敕语》以及昭和法西斯的一系列结果。

  对外以“无害”的方式巧妙输出和宣扬神道文化,对内以变相的“尊皇”思想复燃国家神道靖国史观,正是这种用温情主义包装的神道皇国史观,使得日本难以逾越“恶障”,成为邻国“遥远的近邻”。

    相关报道:日政客拟复活“军国主义教典” 右倾已非暗流

               华媒:日本教学生拼刺刀 军国主义教育复活?

               在历史问题上误导青少年的日本等于输掉未来

               专家:必须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借尸还魂”

               安倍为右翼思想进校园撑腰 日本教育右倾化加剧